首页 资讯 关注 科技 财经 汽车 房产 航行 出行

数码

环境民主 为什幺不进反退

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人气: 发布时间:2019-05-07
摘要:中科四期环评争议以来,云彰地区农渔民带着农作、蚵壳、举着白布条四处抗议,时序有如回到一九八○年代:战后急速工业化所带来的汙染后果,让许多受害的身体再也无法承受,当民众陈情千百次还等不到公权力伸张正义,被迫自力救济,以围厂、堵路、游行、包围

中科四期环评争议以来,云彰地区农渔民带着农作、蚵壳、举着白布条四处抗议,时序有如回到一九八○年代:战后急速工业化所带来的汙染后果,让许多受害的身体再也无法承受,当民众陈情千百次还等不到公权力伸张正义,被迫自力救济,以围厂、堵路、游行、包围政府机关等为自己主持环境正义。这些行动迫使政府设立环保署、制订各种环保法令如《公害纠纷防制法》及《环境影响评估法》,逐步将环境争议导入制度性管道,台湾社会向环境现代化迈进。

然而,近来执政当局在面对包括中科四期开发争议所採取的种种举措,民众对环保机构与制度的信任度陷入空前的危机,令人忧心台湾迈向环境现代化的进程正不进反退。

首先,环境民主进程堪忧:中科四期审查过程中,环境主管机关独断地制订游戏规则(如旁听要点、延续会议等内规),阻碍民众与环保团体参与攸关公众利益的环评审议。环境争议无法透过制度性管道釐清问题、充分沟通,重伤台湾环境民主。其次,开发先行,埋下日后更多环境争议的导火线:中科四期环评过程,诸多环境问题未能釐清,如高科技废水空汙毒害特性对中部农渔牧业的冲击、地层下陷的疑虑等,而环评却已强行过关,不仅使民众对既有制度性管道失望,也埋下日后争议的导火线。比如中科废水的去处,竟然留给开发单位自行决定,或者如其它科学园区一样掠夺农业用水与地下水源,日后争议恐将愈演愈烈。

再者,主政者与环境科技官僚未能正视「合法不等于没汙染」、「目前缺乏科学证据也不等于没问题」的事实。当民众早已深谙当代环境问题的风险性质,要求正视科技电子业製程产生的複杂毒性物质、落实环境预警原则,环境技术官僚却屡屡保证高科技製造安全无虞,徒增社会对环境保护机构的不信任。

最后,环境与科技官僚援用环境法令与科学数字,全然否认民众对高科技毒害的身体感受与心理担忧,漠视既有科学的有限性以及常民科学的价值。当民众告诉环保机构宵里溪鱼群消失、沿岸农田稻米不结穗、连福寿螺也活不了,这些环境观察与身体感受,正是环境恶化的极大警讯。环境保护机构不思彻底解决汙染问题,却搬出一堆数据与法令,否定民众的感受与观察,极可能延迟了台湾社会解决各种潜藏的汙染与危害。

当社会大众发现,既有制度管道失能、环境保护机构不为环境把关,环保署、国科会只是高科技业者的开路先锋,对食品安全、永续农业、生态环境渴望的社会大众以及被压抑的受害民众,显然极有可能走上一九八○年代自力救济运动的老路。而这将是对过去二十年环境现代化历程的最大讽刺。

(作者为英国艾塞克斯大学社会学博士候选人)

(中国时报)

责任编辑: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