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资讯 关注 科技 财经 汽车 房产 航行 出行

股票

社论-主权评等降级 财经首长应负全责

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人气: 发布时间:2019-05-09
摘要:惠誉公司一周前发布信评报告,一如预期,台湾的主权评等再次遭到降级,由AA降为AA-。我们说台湾信评遭降是预期中事并不夸张,此中原委更完整呈现在惠誉的信评报告。该报告指出,台湾的税收下滑、支出增加、财政恶化且全无改善迹象。这些描述其实根本不待惠誉

惠誉公司一周前发布信评报告,一如预期,台湾的主权评等再次遭到降级,由AA降为AA-。我们说台湾信评遭降是预期中事并不夸张,此中原委更完整呈现在惠誉的信评报告。该报告指出,台湾的税收下滑、支出增加、财政恶化且全无改善迹象。这些描述其实根本不待惠誉指陈,全台湾各大媒体早已多次申论。而「收入少、支出大、负债多」是错误的理财状况,更是老妪能解的基本常识。这些简单至极的道理寻常百姓都懂,唯独财政部官员不懂,着实令人感慨。

马政府执政迄今两年八个月,财政部堪称「减税部」,其所减税项目税额之多之广,乃过去四十年仅见。在这样的减税歪风下竟然还要推动爱台十二建设、高职入学免费、老年长照保险等花大钱的改革,完全不思收支失衡之难以为继,这样短视极端的操作若信评还不下降,那才是违背常理。

国家的「主权评等」反映一个国家长期而言是否有能力偿还其负债。国家有如公司,国家的主权评等就如同公司的债券信评,不能等闲视之。一家公司若信评下降,则公司管理阶层当然要负责,而其中责任最大的,当然就是公司财务长。同理,国家的主权评等下降,则整个内阁就该负起责任,其中的首责非财政部长莫属。行政团队的每一个成员固然都想增加其支出以呈现施政绩效,而财政部在僧多粥少的情况下,就该盱衡全局,斟酌淘汰不适格的支出或减税需求。财政部如果全无理念,完全不敢「犯人主怒」,只知道在内阁花钱时「勇冠三军」,财政部不负责还能找谁负责?

在各个主权评等发布之后,我们的财政部永远都能掰个理由摆脱责任;有时说别人误解、有时怪国外徵询对象偏差、有时甚至自夸「台湾财政是世界最好的」。这样的辩解也许能唬弄府院外行人,但终究无法迴避人民选票的裁判。坦白说,马政府最近一年来即使经济表现不恶,但民意支持却始终不见起色,绝对与所得分配恶化、贫富差距拉大有关。而这样的贫富两极趋势,人民也部分归咎于马政府过去降遗赠税、降营所税等讨好富人的政策。假使财政部两年来能尽到一分一毫把关之责,今天的民怨就不会如此之深,马政府的民调也不会如此之差,甚至过去两年大小数次补选,执政党恐怕也都不会如此不济。一个部会之不治贻害至此,岂不令人唏嘘。

让我们提醒马政府,国外信评公司不只一家,惠誉之后还有标準普尔;除非奇蹟出现,每隔数周恐怕马政府还得再挨重拳。不只如此,主权评等是每年做一次,明年大选之前若是惠誉等公司将台湾主权评等再次调降,届时的选战要怎幺打?这岂不是奉送给竞争对手一张远期支票,在二○一二大选之前无预警地大量失分?主政者终究不会弃关係台湾前途之重要选战变数于不顾吧!

目前迹象显示,财经首长在此次内阁改组中可能都不更动。但依我们前述分析,这恐怕是欠缺长期视野的人事布局。马政府若要挽回广大社会中下阶层的疏离感,就一定要在财政与税制上有所作为,而这样的作为绝不可能出自平庸阁员。这一次的内阁改组,大概是二○一二大选前马政府最后一次机会;再往后拖,短短数月大罗金仙也不可能做出什幺改变,届时要再谈革新,就为时晚矣。

据媒体报导,马政府在去年九月内阁改组时就曾经考虑过更换部分形象有争议的首长,但因多人拒绝而作罢。我们要提醒马政府:当下要找一位完美的首长确实很难,但要找一位「比现在好」的替换阁员,却是俯拾皆是。对于相关首长人选,也许马总统真正需要克服的障碍,倒不是「完美的人才找不到」,而是「听话的庸才弃不了」。

总之,我们的逆耳忠言有三点:(一)财政政策错误是台湾民怨的关键、(二)明年国外信评将主宰总统大选、(三)此次内阁改组是唯一矫正机会。忠言听得进去,那就是台湾人民之福。

(中国时报)

责任编辑: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