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资讯 关注 科技 财经 汽车 房产 航行 出行

军事

观念平台-钓岛渔权对弈 台日各有棋谱

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人气: 发布时间:2019-05-11
摘要:据悉我国因日本不承认钓鱼台列屿的主权存在争端,推迟台、日第十七次渔权谈判。对此,在野党批评外交部未积极争取渔民权利。 其实,台、日渔权谈判过去对钓鱼台渔场秩序的安排上,最大的障碍即为日本罔顾历史,坚持钓鱼台主权属日方所有、不具争议,日本倾向

据悉我国因日本不承认钓鱼台列屿的主权存在争端,推迟台、日第十七次渔权谈判。对此,在野党批评外交部未积极争取渔民权利。

其实,台、日渔权谈判过去对钓鱼台渔场秩序的安排上,最大的障碍即为日本罔顾历史,坚持钓鱼台主权属日方所有、不具争议,日本倾向于以「入渔」的方式,同意我国渔民前往钓鱼台水域作业。虽说日本开出的「入渔」条件看似优惠,但实为「捨小就大」之策,我方若贸然接受,无疑承认日本对钓鱼台拥有主权,非但争取钓鱼台主权争端戛然而止,未来我方渔民在我钓鱼台传统渔场权益,亦须全仰日本鼻息。如此严苛的条件,我国断不能接受。

在钓鱼台争端中,日本一再坚持其「无主地先占」的合法性,但诚如日本文豪大江健三郎具名的连署中所言,「不论是韩国或中国(时为清朝)都是在最脆弱、不能行使外交主张之下被占领的」。日本政府虽极力将钓鱼台与台湾在历史上脱钩,但日本窃占钓鱼台的历史荒谬不言可喻。

日本认为,一八九五年李经方与日本点交台湾、澎湖及其附属岛屿时未见钓鱼台列屿,可见清廷不将钓鱼台视为台湾的属岛,日本依国际法无主地先占,领有钓鱼台列屿无误。然而,当年李经方点交时不在清单中的台湾属岛非仅有钓鱼台列屿,「北方三岛」中的彭佳屿及兰屿亦未在其中。显然,日本据台初期未能清楚台湾的地理範围,直至一八九九年,在日方与法国和西班牙确认后始将彭佳屿与兰屿纳入领土。其后,台湾总督府民政部文书课发行的台湾总督府第一统计书始以彭佳屿为台湾最北端(因日本在一八九六年四月将钓鱼台划入沖绳县石垣郡八重山地区),足证李经方与日本的点交清单非界定台湾地理範围的有力文件。

台日渔权谈判并非无解,双方可循《联合国海洋法公约》达成「维持享用实际利益的临时性安排」,但各方「保留声明」,前提是日本须承认钓鱼台存在争端。惟在台、日双方未能透过谈判获致协议前,我国仅能以具体的「维权」行动,保障我方渔民权益,此非对日本的挑衅。

台北无意与北京在「保钓」上合作,但华府在外交上施压台北,试图平息此波纷争,无异助长日本右翼声势的行动,此应非美国的外交利益所在,且在外交上受挫的台北,势必承受更大的「两岸合作保钓」的民意压力,将此问题推向对北京有利的一方。

在钓鱼台争端的博弈中,台湾不存在「弃子争先」的本钱,但日本应有「逢危须弃」的智慧。「第十七次渔权谈判」至为关键,日本须意识暂将主权与渔权脱钩,先期与台北就钓鱼台渔场秩序达成「过渡性的安排」,始为东海秩序建构的第一步,且美国应鼓励将此种形态的对话扩大为建置化的机制,让东海各方以对话代替对抗,始可避免美国在亚太之「再平衡」战略的开展中出现意外。(作者为辅仁大学国际学院筹备处暨日本研究中心主任)

(中国时报)

责任编辑:admin